• <var id="ffojz"><code id="ffojz"></code></var>
    1. <form id="ffojz"><legend id="ffojz"></legend></form>
      1. <form id="ffojz"><legend id="ffojz"><noscript id="ffojz"></noscript></legend></form>
      2. <wbr id="ffojz"><legend id="ffojz"></legend></wbr>


      3. 金隅觀瀾時代_收錢審批開綠燈 薅業主“羊毛”的“黑手”栽了

        發布時間:2022-05-07 22:35:53 瀏覽次數:235

        “原本20幾元一袋的水泥,硬要賣30多,太氣人了!小區那個惡霸裝修隊被拿下,真是大快人心!”“聽說,背后還有一個干部!”最近,杭州元成時代小區的業主們再也不用擔心裝修備案批不下來,再也沒有人強迫他們裝修了。

        小區業主們口中的干部,就是原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房產監察大隊工作人員何云,多年來,他將自己手中的房屋裝修備案審批權變成賺錢的門道,甚至與他人聯手,在裝修業主選擇裝修隊、圖紙設計人上設卡,嚴重侵害了群眾利益。最終,何云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40萬元。

        明碼標價好處費 業主深受其害

        2009年2月,28歲的何云被錄用為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建設局雇員,在該局下屬事業單位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房產監察大隊工作,負責現場調查、房屋裝修備案審批、調查處理房產違法行為。

        在日常工作中,何云結交了不少裝修公司、房產代理、圖紙設計等領域的朋友。為了和何云搞好關系,這些“朋友”逢年過節都送他禮品禮卡。何云覺得這些是一般的人情往來,對此來者不拒。

        2016年底,為了感謝何云加快辦理裝修審批手續,杭州某房產代理公司負責人刑某某提出按500元每套給其好處費。當1萬元好處費擺在面前時,何云一開始態度十分堅決,一再推辭不收。然而,貪欲低擋不住三番五次的誘惑。最終,他半推半就地收下了第一筆現金。

        “從那時開始,我就敢收現金,膽子越來越大,越收越敢收?!焙卧圃诨谶^書中這樣寫道。

        2017年6月,出具房屋結構改動設計圖業務的陳某某提出按照出圖每套100元作為“好處費”,并將3萬元現金拿給他時,何云沒了最初的“羞澀”,欣然接受。

        圈外好友陸某在何云的介紹下,也掛靠設計院做起了裝修設計圖業務。為了感謝何云,陸某提出按照普通住宅一套50元,結構搭隔層、封閉樓梯口等復雜業務每套150元給予“好處費”。此后,何云不僅對于陸某介入的裝修手續辦理大開綠燈,而且向熟悉的裝修公司明確提出要由陸某出具設計圖,否則,他便關上“方便之門”,一律嚴格“按規定”辦事。

        由于何云的力薦和幫助,陸某在房屋裝修出圖圈子里做得風聲水起。2017年10月,陸某來到何云家里送山核桃。臨走時,她在沙發角落留下一個紙袋子,說這是7萬元,感謝何云一直以來的幫助……

        羊毛出在羊身上?!敖o予何云的好處費計入成本,最終轉嫁到客戶這里?!毙棠衬吃谡{查詢問中坦言。何云利用職權撈得了好處,真正受到損害的卻是那些并不知情的房屋裝修業主。

        合謀裝修進場費 發財門道升級

        早在2007年,何云去深圳考察學習時,認識了深圳某物業公司負責接待的歐陽迪凡。歐陽迪凡被派到杭州擔任金隅觀瀾時代項目經理后,每逢春節、中秋都送給何云超市卡,還經常一起吃飯、喝酒、唱歌。慢慢地,兩人成為了酒肉朋友。

        何云得知元成時代開發商想掛靠一個國家一級物業公司管理自己的項目,便想到了“好朋友”歐陽迪凡,于是將其推薦給了開發商副總經理葛玉峰。后來,開發商成立了杭州某某物業公司,由葛玉峰掛名法人代表,歐陽迪凡掛名品質總監,具體由葛玉峰招聘的朱丹鳳負責元成時代小區物業管理。

        經過此事,何云和歐陽迪凡、葛玉峰、朱丹鳳四人交往不斷增多,關系也越來越密切。

        一天,四人在葛玉峰辦公室里聊天。歐陽迪凡突發奇想,元成時代小區有這么多房子需要裝修,到時候有人要進來裝修,可以收一筆“進場費”。其他三人都表示同意。于是,這項絕好的賺錢門道就形成了。

        2016年下半年,在歐陽迪凡的引薦下,何云認識了做房屋裝修的侯兆豐。歐陽迪凡告訴何云,侯兆豐想去元成時代小區做裝修業務,可以從他那里收一筆進場費,并約定何云做介紹人,歐陽迪凡出面要錢。于是,何云約了葛玉峰、朱丹鳳,歐陽迪凡約了侯兆豐,五人一起吃飯,商談侯兆豐到元成時代小區做裝修的事,并明確了20萬元的“進場費”。

        2017年初,歐陽迪凡收到了裝修進場費后,和何云商議,這20萬由他倆及葛玉峰、朱丹鳳四人均分,各得5萬元。何云十分謹慎,讓歐陽迪凡替他保管那筆錢,想著自己這樣可進可退,比較安全?!霸谑斟X的時候,我曾還有自欺欺人的小心思,我自以為收了錢,把錢放在歐陽迪凡那里,萬一出事,讓歐陽迪凡幫我說我不收的,好使自己擺脫受賄的罪名?!焙卧圃诮邮鼙O察調查時說。

        當何云在金隅觀瀾時代承租的商鋪要付租金時,他想起了那5萬元。于是,歐陽迪凡替他付了4.6萬元租金,并送還了剩余的4000元。

        為惡霸裝修打傘 最終失去自由

        何云、歐陽迪凡、葛玉峰、朱丹鳳收了錢,對于侯兆豐有求必應、全力配合。有了人撐腰,侯兆豐把元成時代小區當成自家的自留地,對所有房屋裝修都要橫插一腳。

        對于準備裝修的業主,侯兆豐找人直接上門威脅:“你們家的裝修只有找我們,我們上面有人,只有我們能拿到裝修審批?!币恍I主并不理睬,但當他們的裝修備案材料到了何云這里,就遲遲沒有消息,等不急了,只能妥協。

        對于已經開始裝修的房子,侯兆豐們強賣水泥、沙子等裝修材料。如果不配合,小區物業來找碴,比如裝修材料進小區、堆放建筑垃圾等等就會遇到一系列麻煩。侯兆豐們還打電話舉報違規裝修,讓何云上門檢查,“嚴格”對照相關規定,挑刺找問題。

        2018年8月,得知侯兆豐因涉嫌強迫經營被公安機關控制,何云心里非常害怕,立即聯系歐陽迪凡把侯兆豐送給他的5萬元退還,以此撇清與侯兆豐的關系。

        此時的害怕,為時已晚。

        2018年9月5日,經杭州市監察委員會指定管轄,杭州市江干區監察委員會對何云涉嫌職務違法犯罪一案立案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2018年12月,何云涉嫌職務違法犯罪被移送司法機關審查起訴。

        不久前,法院審理查明,何云在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房產違法違規裝修處置等方面謀取利益,單獨或伙同歐陽迪凡、葛玉峰、朱丹鳳,非法收受現金、超市卡及手機,財物共計價值人民幣489260元。

        “我要告誡人們,在公職人員隊伍里,千萬不要有掙錢的想法,否則遲早會出事;千萬不要收受服務對象的小恩小惠,否則離犯罪就不遠了;千萬不要和服務對象交朋友,跟他們交朋友就是在給自己挖坑,感情越真挖得越深,感情越好挖得越巧……”在悔過書中,何云這樣寫到。(杭州市紀委監委 || 責任編輯 楊文佳)

        金隅觀瀾時代 東營 侵害業主正當權益,這小區竟給業主發24萬,母親帶全家薅超市羊毛,南京侵害業主正當權益,公安局查業主信息,薅自己公司羊毛犯法嗎,徐州 侵害業主正當權益,業主三方互指違法,小區套取業主信息

        安徽資訊:今日什邡新聞(2022) ,大名今日限號(2022) ,明年今日和十年的故事(2022) ,今日鎳的價格是多少(2022) ,盤錦水游城電影院今日影訊(2022)


        免責聲明

        成年女人喷潮毛片免费播放,大手轻拢慢捻抹复挑,久久亚洲精品无码观看不,男女嘿咻激烈爱爱动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