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ffojz"><code id="ffojz"></code></var>
    1. <form id="ffojz"><legend id="ffojz"></legend></form>
      1. <form id="ffojz"><legend id="ffojz"><noscript id="ffojz"></noscript></legend></form>
      2. <wbr id="ffojz"><legend id="ffojz"></legend></wbr>
      3. 烽煙滾滾戰淮南《大將粟裕的封神之戰,蘇中七戰七捷》

        2天前淮南新聞387

        天目山戰役后不久,曾經不可一世的日本終于低下傲慢的頭顱,公開宣布投降,舉國頓時一片沸騰,國共兩黨也開始坐在一起和談。

        粟裕奉命帶6萬多人北渡長江,返回蘇中,出任新組建的華中軍區副司令員兼華中野戰軍司令員,下轄6、7、8、9四個縱隊,負責原新四軍除蘇浙軍區和5師(中原軍區)之外全部區域的征戰事宜。

        華中野戰軍是華東野戰軍的兩個前身之一,也是中共最早冠以“野戰軍”番號的一支戰略方面軍。

        因早先被任命為華中軍區司令員的粟裕再三謙讓從延安返回前線的“老資格”張鼎丞,中共中央接受粟裕的建議后,為使他能實際負責華中軍事指揮,又在華中軍區組建了華中野戰軍,以適應大規模作戰的需要。

        之后,與華中軍區并列的晉察冀、中原、晉綏、晉冀魯豫和山東等其他五大軍區(司令員分別是聶榮臻、李先念、賀龍、劉伯承和陳毅),才借鑒這一先例先后組建野戰軍,而林彪的東北民主聯軍長期只有軍區,直到1948年才有野戰軍番號。

        華中野戰軍所在的蘇北、蘇中,北枕山東,南扼長江,俯視國民黨的首都南京和全國最大城市上海,與過去威脅侵華日軍大本營一樣,成為蔣介石“臥榻之側”的心腹大患。

        和談中,蔣介石曾逼迫中共讓出蘇北,說:“蘇北地方并不大,讓出來不算什么,你們還有許多地方可以生存?,F在大家都看到,你們在蘇北,對南京、上海威脅很大?!泵珴蓶|當然沒有答應。

        就任新職的粟裕很快忙碌開來,整編野戰軍所屬部隊,攻打拒不繳械的日軍,參加與徐州綏靖公署主任顧祝同的和平談判。

        顧祝同也終于見到了這位多年的老對手,當面贊許說“粟將軍,你很會打仗”,轉身卻向部下李默庵描繪:“個子不高,文質彬彬,寡言少語,面帶殺氣?!彼詈笠痪涫翘嵝鸭磳⒊稣?,與粟裕當面對陣的李默庵,遇到此人要格外小心。

        仇者痛恨而親者稱快。

        粟裕后來的主要助手、第三野戰軍參謀長、時為華中野戰軍9縱司令員的張震,前往淮安軍區司令部匯報工作時,平生首次見到了久聞大名的粟裕,興奮不已。

        兩人暢談良久,張震如沐春風,粟裕對這位原屬名將彭雪楓部下的參謀處長也分外滿意。張震晚年回憶說:“粟裕同志淵博的軍事知識,他對當時戰爭形勢的精辟分析,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我感到相見恨晚?!?946年7月,通過和談的緩兵之策,已將麾下158萬人馬從后方調到前線的蔣介石,豪氣干云地撕毀國共雙方簽署的“雙十協定”,集結重兵圍攻中原的李先念新四軍5師,國共全面內戰重新爆發。

        他在中原很快得手,李先念在重重圍困中分路突圍而出,撤往鄰近的根據地。下一個急于解決的對象,蔣介石鎖定了威脅南京、上海的粟裕和華中野戰軍。

        他和麾下將領們日夜磋商,幾經籌謀,決定采取“多路向心突擊”的戰法,兵分三路,會戰兩淮(淮陰、淮安),消滅華中野戰軍,至少逼迫粟裕北撤山東,第一個目標是先拿下蘇中、蘇北。這時候,國民黨軍已浩浩蕩蕩跨過長江,集結在蘇中南部的南通、靖江、泰州、揚州等地,多達5個整編師(軍)共12萬人,由第一綏靖區司令官李默庵統領;長江南岸的武進、江陰一帶,蔣介石還部署了兩個整編師(軍),隨時待命跨江參戰。

        李默庵是蔣介石黃埔系名將,畢業于黃埔一期,當年號稱“文有賀衷寒,武有胡宗南,又文又武李默庵”,他麾下的“整編師”又多是先進美械裝備的精銳大軍,與以往交手的國民黨軍不可同日而語,粟裕卻依然鎮定自若,可謂“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麋鹿興于左而目不瞬”。

        他也曾焦急地反對過內戰,呼吁和平。在1946年5月6日的《人民日報》上,他“向全國人民呼吁,向全國及國民黨內、國民黨軍隊內一切愛好和平民主的人士呼吁,要求他們立即反對內戰,制止內戰”。

        但當所有的口舌徒勞無益,內戰不可避免地到來時,他只能遵照《司馬法》所說“以戰止戰,雖戰可也”,厲兵秣馬,嚴陣以待,準備以戰爭來制止戰爭,迎來老百姓渴盼的和平。

        這時候的華中野戰軍,下轄編制已有所變化:第8縱隊改編為1師,第6縱隊改編為6師,新增加了一個第10縱隊。

        然而,華中野戰軍能調集到前線的部隊僅有區區3萬多人,與李默庵擺在一線的兵力對比是1比4,更不用說他江南隨時待命的第二梯隊了。國共再次全面內戰以來,中共也還沒有一次戰勝對手的戰役,更沒有打贏美械裝備整編師的先例。

        蔣介石對自己的計劃和指揮官李默庵都充滿信心,認為穩操勝券,手到擒來,三個星期便能解決蘇中問題,因而坐上專機,欣然前往廬山避暑,閑觀山水,靜候佳音。

        延安的毛澤東沒有專機可以自如來去,只能在窯洞里來回踱步,翹首南望,揪心不已。

        粟裕決心打贏第一仗,一是打擊蔣介石和李默庵的囂張氣焰;二是提高根據地軍民信心;三是讓中共中央和毛澤東寬心。此前,因他三番五次堅持在蘇中內線作戰,毛澤東改變了令其外線出擊,開往淮南作戰的戰略,同意“先在內線打幾個勝仗再轉至外線”。

        粟裕深知大敵當前,只能斗智不能斗力,告誡部下說:“敵眾我寡,敵強我弱,不能硬拼,只能智取?!彼P上房門,倒坐在一張椅子上,靜靜地面對墻壁上的地圖,縝密思考,慎之又慎。

        最終,他決定前往蘇中南部,到李默庵進攻的出發地宣家堡和泰興去作戰,以整編83師為首殲目標。決心既定,他迅速調兵遣將:

        集中華中野戰軍兩大主力1師和6師共12個團,攻打李默庵駐扎在宣家堡、泰興的整編83師2個團。同時,以7縱3個團監視他的東路大軍,以10縱3個團牽制邵伯方向的國民黨軍。

        這樣一來,對整編83師而言,華中野戰軍原本1比4的劣勢,突然之間倒了過來,變為6打1的絕對優勢。

        粟裕在旌旗蔽空、投鞭斷流的12萬大軍中首先鎖定整編83師,讓頗為自負的李默庵十分意外。多年后,垂垂老矣的他仍然欽佩地回顧說,當時確實沒有想到。

        整編83師原來的番號是100軍,是蔣介石的嫡系中央軍,師長李天霞,曾經遠征緬甸,半美式裝備。他的1個團駐守宣家堡,耀武揚威,驕橫無比,說“如果共產黨打下宣家堡,那么他們可以倒扛著槍,一彈不發進南京”。

        他們果然一語成讖。粟裕很快打下宣家堡后,不過三年時間,又指揮第三野戰軍65萬人橫渡長江,“一彈不發”地拿下成為了一座寂寥空城的南京,包括“總統”蔣介石在內的大小官員早已落荒而逃。

        粟裕運籌帷幄,調兵遣將時,李默庵也在緊張地召集會議,商討完善作戰計劃。他左思右想,權衡得失,最后敲定進攻粟裕的時間是7月15日。但未等他動手,深知“等敵人攻到跟前再抵御就晚了”的粟裕已先發制人,提前兩天也就是7月13日下達了作戰命令。

        他麾下兩員虎將陶勇和王必成再展神威,分別率領1師和6師,以神速動作兵臨城下,猛攻宣家堡和泰興,僅三天便將整編83師兩個多團3000余人全殲,首創殲滅美械裝備的蔣介石嫡系部隊的紀錄。

        遠在千里之外的毛澤東正焦急地翹首以待。

        收到粟裕取勝的簡短電報,他猶自不敢相信,急忙回電詢問:“我在泰興及宣家堡所打者是否即83師?該師消滅多少,尚存多少?”粟??隙ǖ拇饛推瓶斩鴣頃r,他才舒展眉頭,欣然釋懷。

        毛澤東沒想到的是,粟裕的捷報還在長江北岸繼續飛馳,他的喜悅也才剛剛開始。

        7月15日,遭到當頭一棒的李默庵回過神來,急忙調整部署,調動整編49師等部在內的三路人馬,準備在如皋和黃橋之間夾擊華中野戰軍主力。多年后,他回憶說,當時自己“信心很大,決心很硬,嚴令各部要不惜代價,一舉突破”。

        粟裕將計就計,命令陶勇和王必成悄然轉兵東進,倏忽之間急行軍一百幾十里,隱伏在如皋東南,準備殲滅正在運動中的整編49師。

        為讓李默庵打消顧慮,放膽進兵,他還布置了一支疑兵,令王必成留下一支隊伍繼續大張旗鼓、炮火連天攻打泰興城內殘敵,造成華中野戰軍主力仍在宣家堡、泰興一帶的假象。

        李默庵很快上當。他三路人馬中的整編49師,隨即被粟裕團團包圍,經過四晝夜激戰,被吃掉1個半旅;其余兩路人馬的整編65師和整編99旅也被殲滅一部,合計達1萬多人,整編49師師長王鐵漢和他的旅長胡坤也成為粟裕的階下之囚。

        不過,張學良東北軍出身的王鐵漢果然是一個“鐵漢”,不久便化裝僥幸逃脫,輾轉率軍到了東北戰場,從此遠遠躲開了讓他噩夢不已的粟裕。

        粟裕大獲全勝,便又虛虛實實,來去如飛,主動撤離了如皋。李默庵傷痕累累之際,又茫然失去了華中野戰軍主力的蹤跡,兵無所用,氣無可出,只有驚恐地等著不知何時會突然而至的挨打,不免悵然若失。

        李默庵連輸兩戰,廬山上的蔣介石十分震驚,再也沒有了“日照香爐生紫煙,遙看瀑布掛前川”的雅興。他急令參謀總長陳誠指揮江南待命的第二梯隊10多萬人火速過江,集中攻打華中野戰軍的屬地海安。

        陳誠趕到前線后,緊急召開黨政軍聯席會議,部署圍攻海安的方略。

        他認為,海安是蘇北重鎮,自古為兵家必爭的咽喉要地,戰略位置重要,粟裕放棄其他地方可以,但海安勢在必爭,抓住華中野戰軍主力加以圍殲的戰機也就唾手可得。

        為了防止分進合擊的部隊被粟裕故伎重演,各個擊破,陳誠讓李默庵命令麾下各旅小心謹慎,靠攏前進,采取錐形攻勢,正面不足30華里,縱深也只有10余華里。粟裕沒有上當。

        他認為戰爭的勝負決定于雙方有生力量的消長,而不是一城一地的暫時得失,決定佯守海安,等大量殺傷李默庵的兵力后主動撤出。

        于是,他下令華中野戰軍主力3萬人在海安東北隱蔽休整,等待戰機,僅讓管文蔚帶7縱3000多人佯裝成全軍主力,大張聲勢防守海安城。

        7月30日開始,天空萬里無云,驕陽似火,酷暑如蒸,5萬多國民黨軍潮水般地輪番猛攻海安。

        7縱司令員管文蔚不慌不忙,按照粟裕戰前運動防御的要求,不時主動出擊,僅一次夜間襲擾便讓李默庵白白消耗了1萬多發炮彈,而一次伏擊中便繳獲100多箱子彈。

        5天過去,7縱殺傷了李默庵3000余人,自己僅傷亡200多人,創造了罕見的戰損比奇跡。粟裕見達到了預定目標,命令管文蔚主動撤離,李默庵這才氣喘吁吁開進了海安。

        盡管鼻青臉腫,尸橫累累,但他依然異常欣喜,認為拿下了重鎮海安,一洗前恥,連忙向陳誠和蔣介石告捷。

        隨后,他開始調整部署,分兵占地,擺出長達300里的封鎖線,像古小說里的一字長蛇陣,準備先“清剿”封鎖線以南的占領區,“肅清”殘存的華中野戰軍部隊,然后實行第二步計劃,與徐州南下的國民黨部隊會攻淮安和淮陰。

        8月9日和10日,李默庵命令整編65師經海安去泰州、黃橋,接替整編25師和99旅的防務。與此同時,他又下令新7旅由海安東開李堡,接替整編65師所屬105旅的防務。

        李默庵頻繁調整部署,調動部隊,給了隱伏在不遠之處,一直睜大雙眼尋覓戰機的粟裕一個稍縱即逝的機會,粟裕緊緊盯住了李堡。

        李堡位于李默庵“一字長蛇陣”的東端,駐有105旅1個團。當新7旅副旅長田從云帶1個團前來接替防務,交防者的電臺、電話剛剛拆除,接防者又還沒有架好,雙方挨挨擠擠,吵吵嚷嚷,一片混亂時,粟裕命令華中野戰軍火速發起攻擊。

        剎那間,槍炮齊鳴,火光四起,猝不及防的兩個團匆忙迎戰,一夜之間便被全殲,金亞安和田從云兩個少將云里霧里間被活捉。

        新7旅旅長黃伯光聞報,急忙帶上1個團匆匆趕來增援,又被粟裕早已安排的打援部隊裝進“口袋”,頃刻之間也全軍覆沒,黃伯光只身落荒而逃。

        不到一天工夫,粟裕便三下五除二,打掉李默庵1個半旅9000余人,李堡之戰全勝收官。

        李默庵連敗四陣,損兵折將,不僅丟掉了3萬多人,相當于粟裕手中的全部兵力,三個星期解決蘇中問題的計劃化為泡影,而且手中機動兵力銳減,再也無法像開戰之初一樣豪爽闊氣地全面進攻。

        他總算領會了當初顧祝同告誡他粟?!懊鎺狻钡纳钜?,只得忍痛含悲,重整旗鼓,除正面加強占領區的“清剿”和防御,扼守南通經如皋到海安的公路干線外,還重點進攻邵伯、高郵兩地。如此一來,他在南通、如皋一線兵力比較薄弱的側翼暴露出來。

        這一薄弱之處很快又被粟裕發現。

        粟裕設想,如果避開李默庵的正面,攻其側翼,在南通、如皋之間打開缺口,必將嚴重威脅他的后方基地,打亂他的部署,創造殲敵良機。這一側后,是李默庵在其占領區構筑的的封鎖圈,東西百余里、南北數十里,南臨浩瀚的長江,東、北、西三面是眾多據點構成的封鎖線,封鎖圈的中心是黃橋。華中野戰軍主力一旦深入其中,既是出其不意的奇兵,也是一步踏上絕地的險棋。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粟裕權衡之后,斷然決定走這一步險棋,從李默庵側翼南通、如皋之間的丁堰、林梓打開缺口,以黃橋為進攻方向。

        他盯住的丁堰、林梓,是(南)通如(皋)公路上的兩個集鎮,位于李默庵的東面封鎖線中部,駐有號稱“袖珍王牌軍”,擁有美械裝備的交通警察總隊3700余人。

        8月21日夜間,星河皎皎,月白風清,粟裕一聲令下,突如其來的進攻開始。

        連戰皆捷的華中野戰軍官兵士氣高昂,所向披靡,一晝夜激戰后,交警總隊等部被快刀切豆腐一般利索殲滅,繳獲大批軍火物資。特別是美國制造的锃亮機槍、卡賓槍,讓華中野戰軍官兵大開眼界,幾乎全部換裝,頓時人人簇然一新,精神抖擻,笑逐顏開。

        李默庵急令黃橋守軍增援如皋,同時命令以剽悍著稱的名將黃百韜,火速率整編25師進攻北面華中野戰軍10縱駐守的邵伯。

        這時候,華中戰場上,徐州出發的國民黨軍已占領山東野戰軍負責的北線淮北睢寧一帶,正準備進攻華中根據地首府淮安、淮陰。

        李默庵認為粟裕的主力在如皋東南,如果要增援邵伯,從北面繞過他的封鎖圈,需要一段時間。他可以乘機拿下邵伯,配合北線進逼淮安、淮陰,可謂東西呼應,一舉兩得。

        邵伯是蘇中的側翼和淮安、淮陰的屏障,粟裕不能不救,馬上拿出了三步應對之策:

        一是命令管文蔚的7縱在東線控制海安、賁家集以北一線,在海安、姜堰之間發動鉗制性攻勢;

        二是命令西線的謝祥軍10縱和地方武裝共5個團積極防御,堅守邵伯,阻止黃百韜北進;

        三是命令1師和6師等華中野戰軍主力向李默庵封鎖圈中心挺進,進攻黃橋,準備以“圍魏救趙”的戰法來調動李默庵,尋殲國民黨軍于運動之中,并解除邵伯之圍。

        8月23日晚上,當華中野戰軍主力開向黃橋時,粟裕從司令部技術偵察部隊“四中隊”獲悉了一個情報:黃橋守軍99旅奉命增援如皋,因害怕被殲,行軍遲緩,還一個勁地要求如皋守軍出城接應。

        他計算了一下時間,兩路國民黨軍將與華中野戰軍在路上相遇,當即命令部隊嚴密注意敵情,準備打一場遭遇戰。

        兩天后,王必成的6師果然與99旅在黃橋東北的分界遭遇。早有防備的王必成動作神速,一聲號令,將其四面包圍,隨之展開激戰。

        李默庵這才發覺華中野戰軍主力西進,急令如皋守軍187旅加79旅1個團、99旅1個營前往增援。結果,這些部隊又被陶勇的1師等部在加力、謝家甸之間包了餃子,同樣動彈不得。

        不過,令粟裕稍感意外的是,被包圍的部隊實際兵力遠比原來偵察得知的要多,而且采取了集團固守的戰法,苦苦支撐待援。一夜激戰后,華中野戰軍在分界和加力兩地都沒有解決對手。

        參戰的老兵顧計晚年回憶時,猶自感嘆說:“那種戰斗激烈的槍炮聲遠比我們過年時放鞭炮聲厲害,幾個小時響個不停?!边@時候,西線邵伯的戰斗也異常激烈,形勢危如累卵。堅守的10縱兩個月前才由地方部隊升級,加上助陣的地方武裝也僅有5個團,黃百韜找到一個“軟柿子”,狂攻猛打,已乘虛突破部分陣地。

        粟裕深知,華中野戰軍主力如果在如黃路上拖延,邵伯一旦失守,戰局將大為不利。而要想殲滅被包圍的兩路國民黨軍,快速脫身,必須集中絕對優勢兵力才行。但他手中兵力有限,又無預備隊可用。

        于是,粟裕被迫使出了“撒手锏”:在戰場上及時轉用兵力。

        他命令先對加力圍而不攻,抽出陶勇1師一個旅緊急調往西面,配合王必成的6師攻打分界的99旅。一個旅前來增援,王必成有了5比1的優勢兵力,兩個小時便迅速解決戰斗,全殲被圍之敵,活捉少將旅長朱志席、少將副旅長劉光國。

        隨后,粟裕又火速向東轉移兵力,下令分界取勝的王必成等部全部開往加力。戰場一時又形成15個團對3個團的絕對優勢,瞬間如巍巍泰山壓頂,將被圍的187旅等部一掃而光,接著乘勝進兵,奪取了黃橋。

        如黃路上兩個半旅1.7萬余人被打掉的消息傳到邵伯,黃百韜驚出一身冷汗。他發覺側后受到粟裕主力的嚴重威脅,下一個目標很可能便輪到自己。他不得不放棄到口的“肥肉”,急忙撤圍,退往揚州。

        堅持了4天4夜,殲滅黃百韜2000多人的邵伯保衛戰隨之結束,整個蘇中戰役也畫上了一個句號。

        “伯仲之間見伊呂,指揮若定失蕭曹”,粟裕以3萬余人迎戰李默庵12萬余人,破軍殺將,七戰七捷,不僅在中共將領中首創一個戰役殲敵5.3萬余人的紀錄,而且是重新開戰以來的首次大捷,提高了全國所有根據地打贏蔣介石的信心。

        毛澤東喜上眉梢,親自動筆撰文通令全軍仿效:“這一經驗是很好的經驗,希望各區仿照辦理,并望轉知所屬一體注意?!?/p>

        中共中央機關報《解放日報》則罕有地不吝詞句,稱贊粟裕是“常勝將軍”,說“他的軍事天才和保衛人民利益卓著的功績,光輝地照耀著蘇皖解放區”。

        有人歡喜有人愁。

        當年的蘇中民謠:“毛澤東當家家家旺,粟司令打仗仗仗勝?!?/p>

        曾經在戰場叱咤風云的黃埔名將李默庵,國共剛全面交手便連遭粟?!八阌嫛?,損兵折將,卻始終不承認自己輸了。多年后回憶時還說:“我部雖然受到較重的損失,但是,實現了第一期作戰計劃?!?/p>

        然而國民黨統帥部心知肚明,指責他“進剿時使用兵力不充分,未能將匪主力擊破,嗣后分散防守貽匪以各個擊破,招致重大損失”。

        李默庵回憶時雖然也肯定粟?!耙暂^少的代價殲滅了國民黨較多的部隊,從這一點上看,粟裕部是勝利的。特別是粟裕卓越的戰斗指揮藝術很值得總結”,卻又遮遮掩掩地說:“由于我指揮的部隊較多,損失一些,也算正常。南京政府從來沒有怪罪我什么?!?/p>

        事實上,蔣介石不能容忍他的喪師“辱國”,一怒之下將其邊緣化。李默庵早早退出了征戰第一線,淡出了眾人的視野,從此落寞無聊,郁郁寡歡。直到1948年,才被重新起用為長沙綏署副主任兼第17綏靖區司令官,一年后又完全退出軍政界,客居香港。

        冷處理李默庵后,蔣介石還未解氣,也沒有善罷甘休。他手中的“本錢”還相當雄厚,5萬多人對他麾下數百萬大軍而言僅僅是九牛一毛,底氣十足的他又開始調兵遣將,華中上空依然烽煙滾滾。

        粟裕不敢絲毫懈怠,整頓兵馬,準備再戰。

        烽煙滾滾戰淮南 烽煙滾滾戰淮南 朱云謙烽煙滾滾戰淮南<005330>,烽煙滾滾唱英雄歌詞<000979>,英雄兒女歌詞烽煙滾滾<000872>,歌曲烽煙滾滾唱英雄<000831>,烽煙滾滾唱英雄<000585>,烽煙滾滾<000570>,烽煙滾滾歌詞<000552>,烽煙滾滾唱英雄簡譜<000535>,烽煙滾滾唱英雄什么歌<000510>
        成年女人喷潮毛片免费播放,大手轻拢慢捻抹复挑,久久亚洲精品无码观看不,男女嘿咻激烈爱爱动态图